挥发性有机物(VOCs)的治理

2018-05-16

        在大气污染控制领域,继粉尘、SO2、NOx之后,种类繁多的挥发性有机化合物(volatile organic compounds,VOCs),特别是有毒、有害的有机废气不仅直接对人体产生危害,而且有破坏臭氧层和产生温室效应的能力,这种情况在城市尤其突出,严重阻碍了城市发展的可持续性,因而,受到了世界各国的普遍关注。挥发性有机物的身影最早出现在美国洛杉矶。20世纪40~50年代,人们发现每年夏季的正午或午后,天空经常会出现一片混沌不清的浅蓝色烟雾,而远离城市1公里外的松林成片枯死,柑橘产量减产;更多的居民开始患上各种眼疾和呼吸道疾病。        经美国科学家研究发现,这是一种新型大气污染,是由汽车尾气和其他工业生产排放出来的大量碳氢化合物和氮氧化物,在阳光紫外线作用下,最终变成了让人致病或致命的毒气。从美国洛杉矶光化学烟雾事件到21世纪,关于大气挥发性有机物(VOCs)的研究,仍属世界最前沿科学领域。        近期研究又发现,形成雾霾的主要污染物是PM2.5,它能被肺吸收并进入血液,对人体危害很大。而大气中的挥发性有机物是形成PM2.5的前驱物。        因此,挥发性有机物的处理越来越受到世界各国的重视,许多发达国家都颁布了相应的法令,限制VOCs的排放。同时挥发性有机物处理已经成为大气污染控制中的一个热点,日益严格的环境标准(如欧洲标准EN ISO 11890-2:2006)使得对挥发性有机物的处理显得尤为重要。        在我国,对于主要挥发性有机物的污染,国家早有严格的排放标准,各地,尤其是北京、广州、深圳等均发布了更加严格的排放标准。国家对于挥发性有机污染物治理也早有方针政策发布,尤其是2010年5月,在国务院办公厅转发环境保护部等部门《关于推进大气污染联防联控工作改善区域空气质量指导意见的通知》(国办发 〔2010〕33号)文件中,首次把挥发性有机化合物与二氧化硫、氮氧化物、颗粒物并列确定为大气污染联防联控的重点污染物,有力地推动了全国挥发性有机污染物的治理步伐。2012年在《重点区域大气污染防治“十二五”规划》中提出,全面展开挥发性有机物污染防治工作,确定了重点区域挥发性有机物污染防治目标。2013年9月,国务院发布《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对VOCs的污染防治工作提出了一些具体的要求。2014年国家和地方都明显加强了挥发性有机物污染防治政策法规和管理制度体系的制定、修订工作。        自此,在国家众多政策的指引下,更是掀起了挥发性有机物污染治理的高潮。2014年3月5日,国家科技部与环保部联合发布了《大气污染防治先进技术汇编》;2015年5月,中国环保产业协会废气净化委员会又在京召开了“第五届全国挥发性有机污染物(VOCs)减排与控制会议”,进一步推进了挥发性有机物的治理高潮。之后,国家相关部门还颁布浓度排放限值,具体规定挥发性有机物排放的限制性浓度指标。截至2016年9月,颁布了《石油炼制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GB 31570—2015)、《石油化学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GB 31571—2015)和《合成树脂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GB 31572-2015)等14项挥发性有机物排放标准。这些标准,不仅增加了很多原来在其他标准中没有出现的挥发性有机物的排放限值,而且对原有污染物的排放限值的规定更加严格。除此之外,国家还规定了许可证和排污收费制度。根据《排污许可证管理暂行办法》(2015年1月1日起实施),同时2015年10月1日起实施的《挥发性有机物排污收费试点方案》规定,在石油化工和包装印刷两个行业实行收费。紧接着,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也都相继出台了收费管理办法。        为达到理想的治理效果,圆满完成VOCs削减任务,还需要在工程技术上进行规范指导。为此,2013年环保部发布了《吸附法工业有机废气治理工程技术规范》(HJ 2026—2013)和《催化燃烧法工业有机废气治理工程技术规范》(HJ 2027—2013),2014年启动了《蓄热燃烧法工业有机废气治理工程技术规范(RTO)》的制定工作。为企业进行环境工程设计、污染治理工程运行维护,以及环保部门进行污染物排放管理提供了技术依据。同时,也为规范环境工程建设市场,以及保证治理工程质量提供了统一的技术规范。2016年12月12日,国家环境保护部又发表了2016年75号公告,公布了2016年国家先进污染防治技术目录(VOCs防治领域),目录中共提供了18项需要在挥发性有机物防治领域中创新和推广的重点项目,进一步明确了挥发性有机物防治领域中国家重点关注的技术。这将进一步集中全国的力量,解决国内目前存在的挥发性有机物污染的问题。可以预见,全国对挥发性有机物的治理高潮很可能会持续二十年之久。